圖片 | 視頻
雨花臺上的壯麗青春
2019年05月22日 02:43 襄陽黨建網 點擊量:
【字號: 】【打印】【發表評論

 

雨花臺烈士群雕 (資料圖片)

  南京雨花臺,古稱瑪瑙崗、聚寶山,是一座美麗的山崗。然而,在1927年至新中國成立前夕,這里卻成為國民黨當局的血色刑場。據不完全統計,成千累萬的共產黨員和愛國志士在這里慘遭殺害。他們絕大多數都是風華正茂的青年人,其中有姓名記錄的烈士只有1519人。雨花臺烈士把最美好的青春獻給祖國和人民,譜寫了一曲曲壯麗的青春之歌。

  為有犧牲多壯志,敢教日月換新天。新中國已走過近70年的光輝歷程。歷史深刻表明,只要中國人民和中華民族勇于為改變自己的命運而奮斗犧牲,我們的國家就一定能夠走向富強,我們的民族就一定能夠實現偉大復興!

  志存高遠的信仰力量

  雨花臺烈士中,最多的是中國共產黨人。他們的出身和人生經歷各有不同,但共同懷抱救國救民的宏愿。他們以改造中國為己任,以實現民族獨立、人民解放和國家富強,最終實現共產主義為崇高理想,堅定執著,慨然擔當,矢志不渝,英勇獻身。

  1930年8月犧牲的中央大學中共地下支部書記黃祥賓,堅信只有共產主義才能救中國。一天,他當眾宣布把自己的名字由“祥賓”改為“勝白”。同學們不解其意,有人問他,他說:“勝者,戰勝也;白者,侵略凌辱中國的西方帝國主義列強也。我的名字的意思就是,黃皮膚的中國人一定能戰勝白皮膚的西方帝國主義列強!”他還常把自己的姓“黃”字寫成“共田”,意思是“共產”。后來,在一次組織學生揭露反動當局罪行的行動中,黃祥賓不幸被捕。面對敵人嚴刑拷打,他至死不屈,生命永遠定格在25歲的年輪上。

  中共江蘇省委組織部部長黃勵由于叛徒出賣,在上海法租界住所被捕。在法庭上,面對叛徒指認和勸降,她說:“我絕不貪生怕死,不要用什么自由、職位來引誘我。我們共產黨人正是為了自由、為了解放全人類而起來革命,為了達到這個目的,我們可以用生命去換取,任何的壓迫、利誘都見鬼去吧!”三天后,黃勵被押解到南京憲兵司令部看守所。在獄中,她在墻上寫下“雨花臺,雨花臺,紅骨都在那里埋!”敵人將黃勵押往雨花臺執行槍決。她對押送的憲兵做最后一次宣傳:“中國的革命者是殺不完的。大家起來斗爭吧!中國一定會建成一個沒有人壓迫人的富強國家。”1933年7月,黃勵在雨花臺就義,時年28歲。

  鄧中夏是我黨早期的卓越領導人,1933年5月,他不幸被捕,后被押到南京。他在《獄中遺言》中寫道:“一個人不怕短命而死,只怕死的不是時候,不是地方……一個人能為了最多數中國民眾的利益,為了勤勞大眾的利益而死,這是雖死猶生,比泰山還重。人只有一生一死,要生得有意義,死得有價值。”在即將告別人生的時刻,鄧中夏在給黨中央留的信中深情地寫道:“同志們,我快要到雨花臺去了,你們繼續努力奮斗吧!最后勝利終究是我們的!”

  擔任共青團南京市委書記的史硯芬,1928年5月不幸被捕,同年9月被敵人判處死刑。臨刑前他留下遺言:“我的死,是為著社會、國家和人類,是光榮的,是必要的。我死后,有我千萬同志,他們能踏著我的血跡奮斗前進。我們的革命事業必底于成。”

  為黨隨時獻出一切的孫津川、大江南北播星火的蔣云、粉身碎骨向光明的李得釗……革命先烈用生命告訴我們什么是信仰,為了心中的理想和追求,他們表現出的堅定共產主義理想和信念,穿越時空,激勵后人。

  英勇無畏的犧牲精神

  在雨花臺被殺害的烈士,大多數正值生命中最美好的青春年歲。生逢國難當頭,他們面對生與死的考驗,甘灑熱血,將青春熔鑄到了扶危救國的歷史使命中。

  惲代英就是其中典型一位。大革命失敗后,惲代英被錯誤地免去在中央的職務,派往滬東區擔任區委書記。對此,惲代英堅決服從組織決定,挑起了上海黨組織宣傳與組織活動的重任。1930年5月6日,惲代英不幸被捕,后被叛徒揭秘身份。1931年4月29日中午,在走向刑場前,惲代英拖著沉重的鐐銬,昂首挺胸,神色坦然,一路高唱《國際歌》。在監獄的菜地旁,面對行刑的劊子手,惲代英發表了慷慨激昂的演說:“滿天風雨滿天仇,革命何需怕斷頭!留得子胥豪氣在,三年歸報楚王仇!”這是年僅36歲的惲代英留給后人的詩句,激勵了無數后輩!

  泰國華僑許包野1923年經朱德介紹加入中國共產黨,1926年被派往蘇聯莫斯科東方大學任教。1932年、1934年、1935年,許包野先后任中共廈門中心市委書記、江蘇省委書記、河南省委書記。1935年2月被捕后,在監獄里,敵人先是用金錢美女引誘他,后用高官厚祿拉攏;這些手段失敗后,又采取野蠻殘酷的刑罰,用竹針扎進手指,用辣椒水灌進鼻子、眼睛,用小刀割破他的耳朵、扎進他的大腿小腿,一直扎到他皮開肉綻、頭破腿斷。許包野以堅強的革命精神與敵人斗爭到最后一口氣。

  英勇無畏、慷慨赴死的雨花臺英烈們數不勝數:1933年8月,中共中央政治局候補委員羅登賢在走向雨花臺刑場時,留下遺言:“我個人死不足惜,全國人民未解放,責任未了,才是千古遺憾!”1934年1月,共青團上海閘北區委書記郭綱琳被捕入獄,他寫道:“革命者的青春是美好的,我早已將她獻給了偉大的祖國……”1937年,郭綱琳犧牲在雨花臺,人們整理她的遺物,發現一枚被她精心打磨成心形的銅板,上面工整地鐫刻著“永是勇士”四個字。

  要奮斗就會有犧牲。雨花臺成千上萬革命先烈,有著不同的籍貫、不同的年齡、不同的性別、不同的身份,但他們有一個共同歸宿——英勇犧牲。他們中的每一個人,為振興中華、造福人民流盡了最后一滴血。在有姓名的烈士中,年齡在35歲以下的占75%,其中不滿20歲的有300余名。

  舍身為民的高尚情懷

  犧牲在雨花臺的共產黨人,無論出身富家還是寒門,無論是擔任黨的重要領導職務還是普通黨員,熱愛人民、解救人民、造福人民是他們投身革命、選擇信仰、奮斗犧牲的緣起和動因。

  烈士李耘生1924年加入中國共產黨,專門從事學生運動的組織發動和領導工作,1931年,任南京市委副書記兼組織部長,1932年被逮捕。在監獄中,叛徒勸他:“只要你愿意轉變,我擔保你有出路。”李耘生怒斥道:“共產黨人為勞苦大眾奮戰求解放,這是我奮斗的目標!”他常對難友們說:為人民,頭可斷,血可流,志不屈。

  曾任周恩來秘書的冷少農烈士在黃埔軍校時就加入中國共產黨。后來,他被派到南京開展地下革命斗爭。由于一心撲在革命工作上,他一直沒有給家里寫信。母親來信要他接信后馬上回家一趟,他懷著深深的內疚給母親寫了一封長信,說自己把生命許給了一件為天下的勞苦大眾謀幸福的事情,“我既把我的力量和生命都交給了這一件事情,我怎么能夠有功夫回家來,忍心地丟著這樣重大的事情,看著一般人受苦,而自己獨享安逸呢?……我是在把我的孝移去孝順大多數痛苦的人類,忠實地去為他們努力。……我受社會的恩惠也很多,所以我不敢對她忘恩負義。”

  曾擔任常熟人民抗日自衛隊司令的任天石烈士,參加革命前在家鄉掛牌行診,頗有醫術,但遇貧病,不計診金。“西安事變”后,面對國難當頭、外侮日盛的時局,他感到要拯救國家和人民,做個好醫生還不夠,“做個醫生,只能救命;若要救民,必先救國。”于是,他就此棄醫從戎,走上了革命道路。1947年1月他被敵人逮捕入獄,在獄中,他賦詩明志:“堅壁重門意不慌,為民幸福甘坐牢。”

  1934年犧牲的中共河北省委書記施滉,在清華大學讀書時,就萌發“改良社會,以求人類底真解放”的思想,并由此走上探索救國救民的道路。1924年,施滉赴美國斯坦福大學深造,并在美國加入了共產黨,從事革命活動。1930年,在國內革命斗爭形勢異常嚴峻的時刻,他毅然回國,投入革命斗爭。當妻子被敵人逮捕,父親勸他返鄉任職時,施滉說:“我回家鄉工作,只對二老有好處,我在外面工作,將對全國人民有用。”1933年,施滉在北平被捕,一年后在南京壯烈犧牲。

  生為人民,死為人民。革命先烈用必死的決心投身革命、以愛民的情懷獻身革命,其情可鑒,世代傳唱,長留天地。

  公而忘私的道德情操

  富貴不能淫、貧賤不能移、威武不能屈,這是中華民族高尚的道德情操。雨花臺革命烈士堪稱完美德行的追求者和踐行者。面對高官厚祿,面對萬貫財富,面對親情愛情,為了國家、民族和人民,他們最終選擇了一條荊棘叢生的道路,以小我成全大我,舍私情擁抱公義,最終高歌走向敵人的刑場,用生命闡釋了共產黨人的人生觀、義利觀。

  1926年畢業于北京農業大學的呂惠生烈士,長期從事教育工作。1935年,由于在民眾中享有較高威望,他被推薦擔任無為縣政府建設科科長。一次,有個豪紳為霸占公田修建私宅,拿出200塊銀元企圖買通他。呂惠生將賄款公之于眾,并在當地建成一座涼亭,親筆書寫“洗心亭”三個大字,懸于其上,以明心志。他在一段日記中寫道:“剔除中飽,涓滴歸公,一文錢用在有利革命上——廉”。1945年9月,擔任皖中行政公署主任、皖中人民抗日自衛軍司令員的呂惠生被敵人逮捕,兩個月后在南京壯烈犧牲。犧牲前,呂惠生在獄中托人傳出遺詩一首:“忍看山河碎,愿將赤血流。煙塵開敵后,擾攘展民猷。八載堅心志,忠貞為國酬。且喜天破曉,竟死我何求?”

  1931年犧牲的中共吳縣縣委書記朱杏南,家境富足,有田產200多畝,又與朋友合資興辦酒坊,收入豐厚。然而,就是這個衣食無憂的富家子弟,在大革命失敗后,建立了江陰澄西地區第一支農民革命武裝隊伍,參與領導了江陰東鄉的峭岐暴動,成為當地農民運動領袖。這一時期,為了籌措革命活動經費,他不惜變賣家產;為營救被捕的同志,還動員妻子賣掉了金銀首飾。1930年9月,朱杏南在蘇州被捕,1931年犧牲于南京雨花臺。

  1926年犧牲的金佛莊烈士,1922年加入中國共產黨,北伐時任國民革命軍第1軍第1師第二團團長。當時,蔣介石很欣賞他的才華,暗示只要脫離共產黨,即可予以重用,但他不為所動,對黨依然忠貞不渝。1926年12月,剛任國民革命軍總司令部警衛團少將團長的金佛莊,因從事革命活動在南京被捕遇害。

  高文華烈士1925年加入中國共產黨,同年參加討伐軍閥陳炯明的東征戰役,任連黨代表。東征途中,父親替他在膠濟鐵路找了份月薪60塊大洋的工作,高文華不為所動,在寫給父親的信中說:“我是一個革命者,怎能受錢的牽動呢?老實說,山東有600、6000塊大洋一月的事,我都不會做的。”1931年7月,擔任共青團無錫縣委書記的高文華犧牲于南京模范監獄。

  (來源:中國紀檢監察報 蔣守昌 李曉英 編輯:李晨貝)

[ 信息來源:襄陽黨建網   作者: ]
 
設為首頁 | 加入收藏 | 網站地圖 | 投稿中心


版權所有:中共襄陽市委組織部 2015—2020
地址:襄陽市荊州街73號 郵編:441021 電話:0710-3511681-8566
投稿郵箱:[email protected] 傳真:0710-3522353
鄂ICP備05010766號-1 | 360網站安全檢測平臺

鄂公網安備 42060202000065號

 
河北麻将机安装程序